资讯 > 新闻 > 文章详情

帝星陨落,三星掌门李在镕或被量刑12年

 0 来源:模切之家 2017-08-08


自今年2月28日,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被独立检察组起诉,至今日,被检方建议判刑12年,160天间,天堂地狱,这位三星太子帝位终宣陨落。而其姊李富真,以86亿韩元彻底了断历时近三年的“三星长公主离婚案”,披甲执剑,走到台前。

1、

2月17日下午2点20分,李在镕在韩国司法人员护送下,从一辆执法车中走出,进入韩国特别检察官办公室。帝国太子,神情漠然,深色西装,无领带白衬衫,以及腕上手铐与臂上白绳。

李在镕的傲气已经被“折辱”得所剩无几。

据雷锋网了解,这位世界上最大智能手机、平板电视以及内存芯片制造商的集团掌门人,于17日凌晨被韩国警方正式宣布批捕,临时押解在郊外不足6.6平方米的首尔看守所单间里,一日只食一餐、一周只能洗一次澡。

而这场祸事之前,他是哈佛大学商学院毕业生、韩国家族掌权的财阀式代表、曾经一度掌握这个国家五分之一经济命脉,拥有62亿美元净资产,原本居住在首尔一幢400万美元的豪宅。

同时,因为平易近人、性格随和、没有森严等级观念而广受喜爱。据雷锋网了解,他会说“你好,我是Jay,很高兴认识你。”他会身穿休闲服、嚼着椒盐卷饼出现在正式场合。他鼓励探讨和创新的氛围,也更加人性化。也规定公司保安不用对他90°鞠躬。

2011年,其父李健熙昏迷,李在镕接掌大权,没有张扬与猖狂,继续保持低调的态度,同时专注于向外界传达出三星对任何意见持开放态度的讯息。为安抚股东,李在镕购回股份、提升股价,并在三星内部扭转了韩国商业文化中强制饮酒的习惯。据雷锋网了解,曾长期负责三星集团企业文化宣传工作的徐载熙公开表示,“李在镕接手后,三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这些变化恰恰是三星所需要的。尤其是在韩国,这很不容易,因为要破除的东西有很多。”

前三星物产董事会成员、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商务学教授Park Yoon-shik曾表示,李在镕处于一个两难境地——一方面,李在镕极力试图去改革三星集团内部的文化;另一方面,他又不得不在韩国长久以来形成的政商关系格局中去推进他的事业。

作为“亲民”“西式”“多元”的新时代商业领袖,李在镕一度被认为是韩国商业文化的新星。直到这场覆权祸事,毁了一切。


2、

这场官司,有过一个很夸张的形容词——“世纪审判”。

李在镕与其同僚被控贿赂朴槿惠及其闺蜜崔顺实,以便促成三星旗下两家上市公司合并。

据雷锋网了解,韩国检方认为合并的目的是为巩固李在镕对三星帝国的掌控,后者“进献”价值80万美元的纯种赛马“Vitana V”,供崔顺实女儿郑维罗骑用,而郑彼时正在争取2020年奥运会女骑手资格。此外,李在镕方面还被控向与崔顺实有关联的基金会“捐献”1700万美元。

当然,三星方面对此予以否认,表示这些礼物只是对韩国奥运雄心的正常支持。

从今年2月17日凌晨遭到逮捕,2月28日被起诉,3月9日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对其进行首次预审,再到4月7日正式审判,韩国司法部门对李在镕 的审判节奏呈递增趋势,中间共历经53次审判,直至今日的终审判决。

据估算,在终审之前,对李在镕的审判时间总计大约为472个小时。其中,时间最长的一次审判于5月31日进行,共花费了16小时7分钟。而6月的一个星期五,包括李在镕、律师、书记员、记者、市民等在内的人员,挤在没有窗户、空调出风口罢工的密闭房间内,就三星行贿案中一马匹的健康细节进行了详细的盘问与陈述。

身着深蓝色西装配开领衬衫的李在镕正值其49岁生日,却时也命也地被囚禁在司法域内,偶尔笑一笑,偶尔给律师递张纸条,偶尔调整下僵硬的姿态。

韩国《民族日报》报道称,“此次李在镕副会长被捕堪称为一大划时代事件,韩国国民对此类腐败现象零容忍的时代也正式开启。”

当一件事情的象征意义大过现实意义时,当事人的权益,占比几近于零。

2016年12月,韩国全国直播的听证会上,李在镕表示,将开创终结财阀体系的三星新局面——“我将抛弃旧思维,砍断韩国政治和经济的传统纽带。我相信,如果企业、国家和政府部门能够共同采取行动,将会更大程度带动创新。”

更早在朝鲜战争结束之时,韩国财阀带动韩国经济迅速发展,成为全球经济强国,“凡是对三星有利的,就是对韩国有利的”一度成为高于一切的民族情感。

李在镕和朴槿惠的指控浮出水面后,首尔市中心每周都会爆发示威活动,抗议者挥舞朴槿惠和李在镕的纸偶和标语,上面写着“把李在镕送进监狱,他是丑闻的罪魁祸首!”。

2017年2月,独立检察组起诉李在镕,称其此前为解决集团问题,为崔顺实女儿的马术训练提供支援,并向Mir财团和K体育财团捐款等,涉嫌行贿433亿韩元。

韩国民众为此而兴奋,在他们看来,三星帝国的太子,和他的祖父、父亲,并没有什么本质不同。民众对政商勾结的仇恨,让他们忘了李在镕为三星做出的改革与努力,忘了李在镕在公开听证会上使用的平价唇膏,忘了李在镕在接受审讯时哽咽着说:“总统强迫出资,我是受害者。谁能拒绝总统的要求?”

3、

韩国民众不在乎李在镕,三星电子也不在乎。

野村证券(Nomura Securities)驻首尔的韩国策略师Michael Na表示,韩国企业需要改革,甚至可以提高韩国公司股价。

果不其然,没了这位太子爷,三星电子除了照常运转,还将股价带出历史新高。研究机构Sanford C. Bernstein分析师Mark Newman表示﹐三星集团不会因为李在镕被捕而停业﹐这只是意味着企业没有了领袖。

最有代表性的,是最近发布的三星第二季度财报。在截至6月底的三个月内,三星营业收入达到540亿美元,营收同比增长20%,营业利润飙升73%。其中,半导体项目贡献了150亿美元的营业收入和71.9亿美元的利润,以2亿美元的营业收入差,超越英特尔,成为24年以来首次打破其营收连霸纪录的芯片制造商。

Gartner中国区研究副总裁盛陵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称,“主要是受益于DRAM、NAND Flash价格上涨。三星半导体营收以存储器芯片为主,今年市场情况非常好,价格坚挺,又上升反弹,而三星本身市场份额最大,出货量遥遥领先,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不在乎个体、不代表不需要领导。

在经历手机“爆炸门”、行贿丑闻与政治风暴等一系列打击后,三星电子仍有如此出色的财报成绩,很大程度上仰仗于李健熙的功勋——三星创始人李秉哲的儿子、三星现太子李在镕的父亲。2014年,72岁的李健熙在家中突发心脏病,之后又遭受中风,至今仍处于植物人状态。

2005年9月18日凌晨,李健熙最为疼爱的小女儿李允馨在纽约曼哈顿的豪华寓所自杀身亡。李在镕如今身陷囹圄,李氏家族,满目疮痍。而被外界评为最像李健熙的长公主李富真,86亿韩元甩掉“草根驸马”,走到三星与李氏命运的齿轮之前。

当年,李富真甫一毕业,便进入公司,被父亲李健熙常年带在身边历练。2010年12月,李富真被提升为新罗酒店(HotelShilla)与三星爱宝乐园(SamsungEverland)的负责人,也因此成为三星下属公司中首位女总裁。2015年1月9日,李富真被中国中信集团公司聘任为独立董事。相较于温和的李在镕,李富真一直被评价为最像李健熙的继承者。恰逢此时,权力中空,亟需填补,不论李在镕最终被判年限几何,李富真都要扛起重整三星的重担。

帝王落魄,帝星陨落。前途几何,尚不得知。

点击图片查看活动详情

分享至:          
收藏(0)
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评论 取消
全部评论(0

    加载更多

     
    返回
    顶部
    Copyright©东莞市木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82750号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
    免费注册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已经有账号?
    马上登录
    已经有账号?
    马上登录
    ×
    ×
    ×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