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智能手机上,华为一直致力于超越三星,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终端制造商。但由于美国政府的禁令,华为目前已经承认,要实现超越三星的目标,今年年内可能无法完成,实现目标的时间要比预计的时间要长一点。


在IC设计产业方面,禁令同样将影响华为2019下半年出货计划。海思2019年将要追上联发科一年接近100亿美元营收表现,称霸全亚洲IC设计产业的雄心壮志,实现起来有点难了。



从DIGITIMES整理的2018年十大IC设计企业数据来看,2018年海思以接近76亿美元的营收仅次于联发科的79亿美元位居全球第五,全亚洲第二的位置。


2018年华为海思的营收已经和联发科相差不大了,而且海思以34.2%年增长率惊艳了整个榜单。如果按照正常节奏发展的话,联发科预计2019年营收为100亿美元,海思在2019年登上亚洲IC设计第一的王座,完成对联发科的超越应该没啥问题。


但天有不测之风云,华为禁售令一出,让整个科技产业链至今仍动荡不已,全球的芯片市场版图也开始出现分歧,支持华为的为一派,挺美的为一派,这么些日子过去了,目前还很难预测胜负。


虽然华为早有所准备,但特朗普功力确实高深,打出的冲击波威力不小。到目前为止,华为后续的出货状况尚不明朗,各种缩减订单规模的消息不断传出,海思作为站在巨人肩膀上的新兴IC设计者,在巨人被迫蹲下的同时,海思的2019年芯片出货量和营收增长计划也肯定会打折,台媒预测,这个2019年亚洲最强IC设计企业的头衔还是联发科的。


其实海思及联发科现阶段的研发资源投入方向极为相似,包括对人工智能(AI)NPU芯片的升级,及深度扩大5G芯片平台的布局,都是紧抓住AI与5G这个创新技术的主旋律在走,并逐步向外扩散到服务器、终端人工智能、移动设备及消费电子产品等应用商机上。


但两者之间还是有区别的,海思就比较简单,只要跟着大哥华为的动作走就可以了。过去的10年时间里,海思已经从最初没有名气的初创IC设计企业,摇身一变成为了全球顶尖的IC设计企业之一,在营收上更是排到了亚洲第二的位置。在特朗普对华为的禁售令还没发出来之前,业界都认为华为海思必将把2019年亚洲最强IC设计企业的头衔纳入囊中。


反观联发科,虽然经营涉及到的产品众多,市场十分的多元化,但也需要联发科花更多的时间、人力和物力去面对不同的市场和客户。


而且海思这种模式避开了每一家芯片设计企业最担心的产品开发及规划风险,这就和背好了答案去参加考试一样,不需要猜题目是什么,只要去写就行了。就这样一步一步跟在华为后面,去年稳稳的76亿美元的营收!


华为鲲鹏920芯片


甚至在2017、2018年间,海思就提前开发移动设备、服务器及AI芯片解决方案,在台积电最先进制程技术的客户名单上,不仅早已是座上嘉宾,更是名列前矛。


毫无疑问华为将在AI和5G技术上掌握一定的话语权,而海思作为华为最主要甚至是唯一的芯片供应商,等AI和5G的终端产品出货量一起来,海思的业绩势必会水涨船高,这种情况出现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但现在华为受禁售令的限制,华为基本上将重点维持在旗下创新及高阶产品出货的稳定上,如果华为接下来新品开发计划受阻,以及关键零部件供应被影响的话,海思后续芯片订单必将受到限制,原来那种势不可挡要问鼎2019年亚洲最强IC设计企业的气势也将暂且作罢。


同样抓住AI与5G芯片商机的联发科,上半年在公司业绩稳步成长,并且2019年下半新品出货将带动营收的增长,按照之前台媒的预测,联发科2019年很有可能守住亚洲IC设计第一企业的王座,甚至还预测联发科有机会在2020年继续蝉联下去。


笔者认为,谁将夺得2019年亚洲最强IC设计企业的王座现在还没有定论,这一切都要看华为海思这次受到的影响有多大,如果华为的备货量充足,海思今年还是有希望登顶亚洲的。就算不是今年,也很快了。


而且联发科也不必高兴太早,万一要是美国的禁售令取消了呢?


温馨提示:本文来源于满天芯,部分内容参考自DIGITIMES,转载只为行业交流,如有侵权可联系小编删除,若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投稿联系人:莫小姐 136-8628-7350

投稿邮箱:87489808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