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运营商对智能手机主导权的丧失,受乐视事件影响,酷派的资金缺口不断扩大,酷派的业绩开始连续下滑,甚至陷入巨额亏损境地。


   作为一家已有20多年历史的通信企业,酷派曾经是国产手机四强“中华酷联”之一。随着运营商对智能手机主导权的丧失,受乐视事件影响,酷派的资金缺口不断扩大,酷派的业绩开始连续下滑,甚至陷入巨额亏损境地。

 

  日前,停牌20个月的酷派集团(02369,HK)发布了截至2017年12月31日的业绩:公司实现收入33.78亿港元,同比下滑57.61%;公司拥有人应占年内亏损收窄38.93%至26.74亿港元。


酷派停牌20个月:迟来的2017年业绩亏损超26亿港元


  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整体毛利率降至-9.43%,较截至2016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4.45%减少13.88%。毛利率下降主要是由于2017年4G智能手机市场竞争剧烈导致出货量减少及本集团加强股份管理并加速出售滞销存货所致。

 

  笔者翻看了近几年来酷派集团的业绩:2012年、2013年、2014年、2015年、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43.90亿港元,196.23亿港元,249.00亿港元,146.67亿港元,79.67亿港元。从这组数据可以看出,2012年—2014年间酷派集团处于高速发展趋势,但是到了2015年出现亏损,同比下降41.1%,下降幅度非常大,到了2016年下降至79.67亿港元,同比下降45.7%,可以说是巨亏了。再到2017年全年的继续亏损,短短几年的时间,酷派经营状况出现了颠覆性逆转。


酷派停牌20个月:迟来的2017年业绩亏损超26亿港元


  对于2017年全年公司综合收入减少的主要原因,酷派解释称:主要是因业务重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竞争激烈以及中国市场份额及销量减少。此外,公司2017年的净亏损,包括了联营公司的投资减值4.54亿港元及其他开支7.53亿港元。

 

  关于酷派的巨亏,报告披露,已采取若干措施减缓流动资金压力及改善本集团的财务状况。包括但不限于积极与银行磋商,以确保本集团银行贷款于到期时获重续,偿还到期负债。

 

  2018年7月,一家银行已向酷派以书面方式确认重续集团短期银行贷款总计4800万港元的协议;今年9月,酷派偿还了2017年未偿还的银行贷款5.89亿港元。

 

  诉讼缠身

 

  除了巨亏,酷派还有若干与卖方之间的民事诉讼,甚至是被要求立即还款。酷派称,集团于2017年有数件与供应商相关的民事申诉,被要求立即偿还逾期应付账款共计1.71亿元。

 

  另外,酷派也主动发起了一些诉讼。近日,有媒体报道,酷派旗下子公司东莞宇龙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已向深圳法院提起诉讼,状告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锤子科技)“欠钱不还”。

 

  11月20日,酷派旗下子公司东莞宇龙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宇龙)向深圳法院提起诉讼,其状告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拖欠货款约450万元。

 

  据悉,双方在2016年8月曾签订过一份金额达1000万元的销售合同。而锤子在2017年6月支付一部分货款之后,至今依然还有450万元左右的尾款尚未付还。

 

  对此,锤子科技CEO罗永浩在微博上回应称:“我们和宇龙的确存在合同关系,而且当时双方也曾有协议,以联合推广宣传的方式抵扣一部分款项。但由于宇龙当时负责这件事的几位陆续离职,以及期间锤子科技法务部人事变动,导致这件事被耽搁了(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正在和宇龙协商解决,会妥善处理。”

 

  不过,酷派CEO蒋超近日在微信群中表示,锤子的欠款还没有(要到)。

 

  今年1月,酷派还曾起诉小米等公司涉嫌专利侵权,并将其诉至深圳中院一事也引起了行业内的众多关注。

 

  11月13日晚间,酷派公告称,近日接到通知,专利复审委员会于11月9日发出维持该专利权部分有效的决定书。截至公告日,案件均已受理,尚未开庭。酷派认为,此决定书为公司日后案件审理提供了有利证据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酷派目前已有1万余件发明专利申请,其中约有两千多件获得专利授权。而作为国内老牌的四大手机厂商之一,酷派在早期就有多项专利积累,2018年1月初,蒋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透露,专利运营也将是酷派今后常态化的业务内容。

 

  卖地自救

 

  另外,酷派也在积极利用与土地相关的资产展开自救。酷派方面表示,为缓解资金压力,公司开始接触各大房地产商,希望盘活手中巨大的土地资源。

 

  笔者查阅资料获悉,酷派集团拥有大量的优质土地资源:比如深圳南山高新产业园北区的酷派信息港(面积超过3万平方米);再如位于东莞松山湖的天安云谷生产基地(占地面积超过10万平方米);以及在西安高新区规划的宇龙通信长安产业园项目一期(占地面积8.7万平方米)、河源建设农业生态园等多个项目,价值估计在百亿元以上。

 

  去年10月,酷派集团宣布与深圳本地开发商合作开发酷派信息港城市更新项目——即酷派总部旧改项目。项目建设完成后,各方按照项目全部新建成物业(包含项目计容积率建筑面积及不计容积率建筑面积)6:4的比例进行权益分配,开发商分得全部新建成物业面积的60%,而酷派集团全资附属公司宇龙通信分得全部新建成物业面积的40%。

 

  不仅如此,今年1月,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前第一大股东已将其持有的酷派集团股票转让给威日创投有限公司。

 

  威日创投在市场上并不为人所熟知。媒体报道显示,威日创投是一家在英属处女群岛注册成立的公司,主要从事房地产业务,入主酷派,看重的正是其地产板块的资产。

 

  2018年5月18日,酷派与主要股东京基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基集团)订立贷款协议。据此,京基集团同意向酷派提供最高金额不超过人民币5亿元的贷款用于公司营运。

 

  与此同时,酷派也在加速其长期资产包括投资物业及土地(集团物业)的出售计划。2018年7月25日,酷派订立协议以1.18亿港元的现金代价出售其位于深圳的投资物业;7月30日,酷派又订立协议以1.2亿港元的现金代价出售其一家全资附属公司的80%股权,而该协议项下有一幅地块。上述两项交易预计将于今年年底完成。酷派集团前常务副总裁杜金彪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酷派这么多年积累了很多市值不菲的地产资源,会抓紧开发,盘活这部分资源,可能会合作开发。

 

  聚焦海外市场

 

  面向未来,酷派集团表示,酷派接下来的销售中心将重点放在高增长的海外市场,并从中考虑5G带来的商业机会。

 

  5G浪潮之下,酷派在2013年级开始积极参与5G终端的研发及测试。2017年还成立了人工智能科技中心,也尝试追随AI领域的风口。今年1月,酷派集团CEO蒋超透露,酷派将发力人工智能,并聚焦美国市场,中国市场的定位将变为制造和供应链基地,以及AI和运营的辅助基地。

 

  或许随着明年5G网络的到来,运营商会对此进行大幅度的补贴政策,这对于长期与运营商进行深度合作的酷派来说,也是一个潜在的机会。然而就目前而言,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美国等地区,酷派的手机销量贡献和增长率均较为有限,未来的前景还不明朗。

 

  综上所述,近年来酷派业绩亏损,诉讼缠身,买地自救,面向5G聚焦海外市场,酷派还能走多远?